【美麗日報2020年09月26日訊】隨着美國全力打擊中共,澳洲也在持續跟進。繼8月底推出《外交關係法案》之後,澳洲政府又在敦促議會在聖誕節前通過立法,目的是圍堵地方政府漏洞,防止各州與中共簽訂不合理協議。

澳洲《外交關係法》是在維多利亞州與中共簽訂「一帶一路」協議的背景下推出的。維州州長安德魯(Daniel Andrews)2018年10月與中共駐澳大使簽署了「一帶一路」備忘錄。該協議引起了澳洲總理莫里森的強烈不滿,他批評安德魯沒有顧及國內的反對意見,卻一味地迎合中共。

針對維州及其它地方政府與中共簽訂的協議,莫里森政府8月底推出了《外交關係法案》。一旦該法案獲得通過,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就有權力取消地方政府、公立機構及大學與外國政府或機構簽訂的不利於澳洲外交政策的協議。

除維州外,西澳曾在2011年與中共國家發改委達成一項協議,旨在加強中共在該州的經濟參與。BBC報導說,除維州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外,西澳協議可能也會因《外交關係法》而被撕毀。

澳洲華裔法學家朱峰24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澳洲政府制定新法的目的,就是更明確地告訴州政府,維州政府沒有權力簽這種貿易協議,這個權力是國家的外交權力。現在澳洲想把什麼是聯邦的權力,什麼是州政府的權力,在《憲法》裡面具體地規定出來。

朱峰談到,一旦《外交關係法》獲得通過,只要帶有中共外交布局,對中共來說叫「大外宣」,還有統戰的要求,就要套用《外交關係法》,地方政府就沒有權力做這些事情,要得到外交部長同意才行。

他以悉尼大學與中共簽署的孔子學院爲例。他說,這個孔子學院就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幹的就是外交的事情,貫徹中共統戰部的要求,就屬於《外交關係法》的管轄範圍,所以悉尼大學就不能簽這個協議。莫里森說要「統一口徑」,就是這個意思,《外交關係法》就是規範這些東西。

自2018年以來,澳洲已經通過了三部與中共滲透有關的法律,它們是:2018年6月通過的《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和《禁外國政治捐款法案》。

朱峰認爲,澳洲之所以還要通過《外交關係法》,是因為中共把澳洲的民主政體給破壞了。他說,維州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這不是單單一個州的問題,可能牽涉到方方面面,可能也要跨洲。這種事情可能影響聯邦與州政府的關係,危害憲政體制。

朱峰表示,從另外一個角度,州政府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也反映出中共對澳洲的滲透,特別是州政府、地方政府很容易被共產黨滲透和鑽空子,鑽了空子就需要補漏。

他以達爾文港爲例,北領地政府2015年以5.06億澳元將達爾文港租給了中資企業嵐橋集團,租期99年。他說,之前聯邦政府管不了,一旦有了《外交關係法》,聯邦政府就可以干預。澳洲政府以前吃了虧,現在知道怎樣補救了,以前是沒有醒悟過來。

朱峰預測,隨著中共國力的消退,美國持續在各方面反擊中共,澳大利亞肯定會跟進,澳洲對中共的政策現在是以抵制為主,不再以貿易為主。現在很多澳洲政客都在說,他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不再以貿易爲主。

朱峰認為,澳中關係的步伐與美中關係的步伐是一致的。美國跟中共脫鉤,澳大利亞也會跟中共脫鉤。現在澳大利亞出臺《外交關係法》,本身就是做好了跟中共脫鉤的準備。如果沒有澳中貿易,澳洲還有對美貿易、對日貿易、對歐貿易等等。

責任編輯:溫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