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NEWS2020年06月17日訊】歷史總是驚人的類似,也帶給了我們太多的教訓,如果時光能夠倒流,相信善良的人們一定不會再選擇這樣的輪迴。

北周武帝滅佛冥報

佛教典籍《法苑珠林》裡記載著一個故事:隋朝開皇十一年,大府寺丞趙文昌忽然暴死,唯獨心臟部位稍有溫熱,家人不敢入殮。之後竟然又活過來了,對家人說自己到了地獄閻羅王的住處。因閻王讚賞他生平敬信佛法、能將《金剛般若經》背得一字不漏,而被放了回來。

趙文昌對家人還說他在地獄裡見到了兩個人。一個是秦國大將白起,被囚禁在一個大糞坑里,頭髮飄浮在水面上,甚是悲慘,白起因濫殺40萬人而在地獄償還罪業。

趙文昌見到的另一個人就是因滅佛而暴病致死的年輕皇帝——北周武帝宇文邕。文昌見到了周武帝已毫無當年的神武與霸氣,他被鎖在一個側屋內,上了三重大鉗鎖。趙文昌曾是周武帝御駕護衛,因此能認得昔日人主。

閻立本《歷代帝王圖》中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圖:公有領域)

武帝央求文昌一件事情,請求他向隋文帝楊堅傳話:自己生平所做的很多錯事,有情可原,在閻王面前都能夠辯解,而「唯滅佛法,罪重未可得免」。武帝非常後悔地對文昌說:希望隋文帝能為自己做些善事、法事,超脫他離開地獄。

武帝宇文邕生前曾揚言不怕下地獄,禁佛滅道,574年親征北齊後,將4萬座寺廟中的佛像、佛經盡毀,財產盡收,土地置換成王公們的宅邸,強迫300萬僧尼還俗耕田納稅。次年,35歲的武帝便暴病駕崩。

周武帝滅佛後不久,其國盡滅,宇文皇族幾乎被斬盡殺絕。這何嘗不是報應呢。周武帝地獄中後悔求解脫的故事,在《冥報記》、《古今圖書集成》、《太平廣記》等古籍、類書中都有記載。隋文帝楊堅後來確為周武帝出錢做法事超度,這在正史《隋書》中亦有記載。

佛教東傳中土後共遭到四次滅佛,分別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北周武帝宇文邕、唐武宗李炎、後周世宗柴榮四位皇帝當政期間,佛像被砸、佛寺被毀,佛經被燒,僧尼被殺、被迫還俗,時天怒人怨,民心皆失,然而當政者卻不聽規勸,一意孤行,終於釀成千古大錯,四位皇帝均天不假壽,中年早逝。拓跋燾被宦官所殺,宇文邕全身潰爛暴斃,李炎中毒身亡,柴榮突發疾病離世。

佛教在印度消失過程中的法難

佛教在其發源地印度也多次經歷了王權、外道的打壓。

佛教在印度孔雀王朝三世阿育王時代達到巔峰,阿育王一生建佛舍利塔八萬四千座,布施廣大,這引起了諸多外道的妒忌。阿育王離世後,大將補砂密多羅殺多車王后自立為王,設婆羅門為國教,展開了對佛教的毀滅與屠殺,毀壞的寺院達800多所,出家的弟子被集體屠殺,血流成河,在家的佛教信眾遭囚禁鞭罰。

《大唐西域記》卷三記載:「(貴霜王朝)迦膩色迦王既死之後,圪利多種,復自稱王,斥逐僧徒,毀壞佛法。」笈多王朝時,婆羅門教在印度逐漸演變成印度教,當時北印度匈奴族摩醯邏矩羅王極端仇視佛教,毀滅佛法,勢力所至,佛教慘遭凌夷。

戒日王朝時的東印度設賞迦王,武力西侵之處,佛法遭毀,僧人被坑,設賞迦王還找到佛陀成道處的菩提樹,涅槃處的佛教寺院,進行焚毀,殺戮僧眾。十一世紀,阿富汗摩訶末王武力入侵印度,伊斯蘭教滲入,凡異教徒必架火焚之,佛教徒慘遭劫難,要么改信伊斯蘭教,要么被殺害。到了十二世紀,密教逃入尼泊爾和西藏。

佛教在印度經過了一千多年,漸漸走向了消亡,如今,在印度信仰佛教的人不到1%,其餘的印度人,信什麼的都有,印度北方的一座城市里居然設有鼠神廟,又名卡爾尼·瑪塔神廟。六百年來,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信徒進廟膜拜。動物怎麼能度得了人呢?

滅佛共業帶來的歷史大瘟疫

佛陀轉生人身,傳佛法於世,目的在於普度眾生。眾生對佛法的詆毀、打壓,不敬和曲解,無論是從外部還是從內部,都將是眾生自己針對佛法所造下的業力,涉及的人群多了,那就成了所有人所造下的共業,從而輪迴轉生中必然會形成那一方土地上的貧窮、落後、天災、瘟疫等苦難。

從19世紀初至今,瘟神在印度幾乎就沒離開過。被人們稱之為「騎著駱駝旅行」的、起源於印度恒河三角洲的1817年霍亂,全球大流行,其恐懼僅次於歐洲中世紀黑死病,幾乎貫穿整個19世紀,在印度造成1500萬~3800萬人死亡。

1898年,印度孟買糧倉的一位工人出現鼠疫症狀,導致鼠疫大爆發,當年死亡50萬人,前後10年,印度因鼠疫死亡人數上千萬。在這次鼠疫之後的30年裡,又有1250萬印度人死於鼠疫;1994年印度再爆發鼠疫,30萬~50蘇拉特市民逃往印度的四面八方。1926~1930年,印度天花造成驚人的疾病災害,死亡50萬人。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一個印度人回憶:「恒河裡全是屍體。我的妻子也在裡面。沒有足夠的木材火化,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我的家人眨眨眼就消失了。」美國人口統計學家金斯利·戴維斯,估算出印度在大流感期間喪生的人數大約為2000萬人,佔當時總人口的5%,病死率高於10%。

目前,印度是全球艾滋病第三大流行區,約有200萬感染人數。印度每年約有一兩萬人死於瘧疾。同時登革熱、鉤端螺旋體病、傷寒、腦炎等病症也是印度頻繁爆發的疾病。武漢肺炎期間,網路上傳出印度街頭武漢肺炎患者倒地的視頻,疫情也頗為嚴重。

印度,幾乎成了人類流行性瘟疫的大本營,近代至今造成約7000萬人死亡。除了人口密度大、貧窮、生態環境臟等疾病易於流行因素外,對原始佛教的不當所為所產生的共同罪業,有可能是瘟疫不斷的深層原因之一。

被瘟疫數次鎖定的古羅馬

古羅馬迫害基督徒三百年,瘟疫降臨了3次,6000萬人死亡。313年,基督教被平反,參與迫害基督徒的羅馬人造下的罪業,並不會因此而消失,541年至591年間的查士丁尼鼠疫,造成了3000萬~5000萬人的死亡。

當初迫害基督徒的瘋狂令人髮指。同樣,瘟疫橫行的慘烈足以震驚人類。

行善的基督徒被嫁禍成縱火犯,被當權者污衊為邪教徒,羅馬皇帝下令將基督徒投入鬥獸場,餵食獅子,與乾柴綁在一起焚燒,堅定信仰者被囚禁、折磨,被視為異類和瘋子。當政者獎賞告密者,基督信徒被野獸撕咬的慘狀,成為羅馬人尋求狂歡的精神刺激。神的使者們無處可逃,視死如歸。

然而,報應也如影隨形,似排山倒海般來臨。歷史學者約翰作出了如下的記述:

「有時,當人們正在互相看著對方進行交談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當一個人手裡拿著工具,坐在那兒做他的手工藝品的時候,他也可能會倒向一邊,靈魂出竅。

「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發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有的瘟疫感染者尚能苟延殘喘幾天,而有的病人則在發病後幾分鐘內死去。

「每一個王國、每一塊領地、每一個地區以及每一個強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無一遺漏地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

公元165—180年間的安東尼大瘟疫期間,每天有2000個羅馬人死亡。(圖:公有領域)

迫害基督耶穌的羅馬皇帝也沒有善終的,尼祿在暴動中自殺身亡;德修斯戰死;安東尼、克勞狄二世染疫而斃;加列留斯全身細胞里長蛆,病死。

約翰曾親歷當時的瘟疫,他在《聖徒傳》中寫道:「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然而人類並沒有聽取約翰的告誡。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招致兩次大瘟疫

宣揚無神論與假惡鬥的中共,成了人類能否走向未來的劫難。 1999年它發動的對宇宙大法法輪佛法的迫害,幾乎捆綁了全中國人。這些年,遭惡報者比比皆是。

據明慧網2011年4月19日的一篇文章報導,河北贊皇縣紀檢委常委滑海英,專職迫害法輪功,將法輪功學員丁剛子迫害致死。2002年2月10日,滑海英18歲兒子滑恆,車禍撞死,靈魂附體他三姑對著滑海英說:「爸爸,你以後不要干涉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你聽見沒有!」滑海英似有所悟地答應了。河北省內高官曾派專人找滑海英前去調查真偽,滑海英將事實和盤托出,最後提出辭職不幹了。

該文還記述了山東省沂水縣高橋鎮綜治辦,27歲大學畢業生于長亮因參與迫害法輪功於2006年清明節前車禍死亡。之後,于長亮陰魂附體鎮武裝部長張永新媳婦老潘,將羅書記、竇鎮長和綜治辦主任王少波叫來,當場告誡他們:「你們這些年也沒幹點好事,盡整好人(迫害法輪功),你們再不悔改,就全完了!連我也完了!」當天在場的中共基層幹部全部目睹了全過程。

明慧網關於惡報警示的案例非常多。中共迫害法輪功搞人人表態,煽動每一個中國人仇視法輪功學員,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給迫害者升官發財腐敗的機會。中共已經將中國人帶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結合著歷史的教訓,人們不難發現2003年的SARS和2019年的武漢肺炎,深層原因皆因中共迫害法輪功招致。但在這兩次疫情中,中共仍散佈彌天大謊,謊稱戰疫成功,持續自吹自擂,其根本目的是想維持它的欺騙,最終將使中國人在下一次來臨的大淘汰中措手不及,隨其一道被歷史大淘汰。

歷史本不應這樣輪迴,只有看清中共邪惡,明大法真相者才能渡劫。

參考:

1.心緣:《歷史是一面鏡子:羅馬帝國毀於瘟疫的啟示》,明慧網
2.古金:《古羅馬的三次大瘟疫》,明慧網
3.清泉:《陰司里傳來的告誡》,明慧網
4.吳吾:《迫害神佛下地獄》,明慧網
5.《四次滅佛的歷史,重演雷同的結局》,明慧網
6.宋·李昉:《太平廣記》
7.《印度近代史上的大瘟疫》,大紀元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