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9月24日訊】「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這是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一文中的開篇之言。大法洪傳世界,「真善忍」福音惠澤澳洲,在墨爾本,二十多年來,無論何時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有緣從師尊的教誨中領悟到人生真諦的學員,無論老少,都在身心淨化、回歸良善後開啟了新的人生,並且讓家人也見證了大法修煉的殊勝美好。

本文介紹其中三位華人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故事。

大法修煉美好 全家受益

來自北京的移民李先生,二十年來和妻子珍妮(Jenny)一起在墨爾本經營小生意,工作勤懇。他們兒女雙全,孩子們先後考入當地的頂級學府墨爾本大學,女兒法律專業研究生畢業後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李先生表示,這美滿幸福的一切,源自二零零七年他開始閱讀《轉法輪》。

二零一八年元旦,李先生父子倆作為天國樂團的成員,參加了在香港舉行的法輪大法集會遊行賀新年活動。(圖:明慧網)

李先生和妻子是一九八九年「六四」學運的親歷者,從第一天遊行到最後中共開槍血腥鎮壓,目睹了全過程。響徹北京城的槍聲讓他們驚醒,兩年後,他們在墨爾本安家。一九九九年開始經營自己的魚署快餐店小生意。

但李先生小時候得過軟骨病,腰部易勞損。在一次工作中不慎把腰扭傷,當時就不能站立只能平躺,後來因為腰部疼痛難忍,無法直立,走路都是歪扭著身子。他說:「我被送到中醫門診做過腰部推拿、針灸、貼膏藥及拔火罐,整個治療過程持續了三個月,但似乎並沒有甚麼效果。無奈之下,又開始嘗試西醫治療,通過理療和正骨按摩,短時間內似乎有些作用但總是時好時壞。」因為魚薯店大多都是體力活,搬貨物、換油,這些本該是男人的工作就只能由妻子珍妮來做,生活的重擔讓珍妮心力交瘁。

「當時家裡大女兒還小,妻子又懷著孕,每當我看到妻子充滿憂愁的目光,深感生活的無望無助。還記得有一次正骨師對我說,從今以後不能提超過五公斤的東西,簡單的一句話帶給我的是莫大的精神壓力,未來的路該如何走下去?」

「我身體還有一個毛病,就是經常頭疼。頭痛到甚麼程度?一般人吃普通的止痛藥Panadol(中文名:撲熱息痛)就行,但我要吃Panadeine(中文名:撲熱待因,比撲熱息痛藥性更強的一種止痛藥),而且別人吃一片,我必須吃兩片才有效。所以家裡和店裡,都放著這個藥。常常借抽煙消愁。」

日子艱難的熬到了二零零七年,生活的重壓、身體的病痛、一天一包煙的嚴重的煙癮,李先生開始失眠。他說:「之前無論是腰痛還是頭痛,他還可以忍或者用藥物緩解,晚上可以倒頭就睡,但是開始失眠後就著急的耐不住了。」

李先生相信這是命中註定的機緣,這時他找到了一本《轉法輪》。「真沒想到,從第一頁開始看,我一晚沒睡,一氣呵成就讀完了。看完後第二天就按照《大紀元時報》上面登的煉功點廣告,給一個聯繫人打了電話,於是,開始到煉功點煉功。」他說。

「煉功的第三天,晚上煉第二套法輪樁法的時候,就覺得腰被杵了兩下,我還不由自主的兩次都往前邁了一步。從此以後,腰病就再也沒有犯過了,幾天後頭痛病也好了!身體能站直、人也精神了。整個身體感覺非常輕鬆,幹一整天活也不覺得累。五十斤一袋的土豆一個人扛起來就走。」

「真是奇蹟。我就像一個重生的生命對生活再一次充滿希望,我們一家人說不盡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恩。」

李先生在生活中按照「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越來越祥和慈悲的能量場和修煉人的風範,令妻兒佩服。二零一四年,珍妮也開始修煉了。

在李先生和珍妮的言傳身教下,「真善忍」在一雙兒女的心中也深深的紮了根,勤奮好學,不沉迷於遊戲也沒有沾染其它不好的習慣。女兒大學畢業後,獲得了墨爾本大學法律系研究生九萬澳元的全額獎學金,並以出眾的成績畢業。兒子也以優異的成績入讀墨爾本大學。

李先生和兒子利用業餘時間參加天國樂團的排練,並盡可能參加在澳洲和世界各地舉行的法輪功集會和遊行,把法輪大法的福音帶給世人。

如今,這幸福美滿的一家人常常受到親友和客戶們的欣羨與讚賞。

從讓父母最擔心到最信任的老么一家人

黎先生(Francisco Lay)是從小隨家人移民澳洲的東帝汶華人,是十幾個兄弟姐妹大家庭中的老么。

二十出頭交友不慎,被引誘沉迷於賭博,使他債台高築,他說:「親朋好友都怕我跟他們借錢,因此人見人躲。我的人生沒有一絲希望,因為我沒辦法戒掉可惡的賭癮。我整天用吸煙、酗酒麻醉自己。一位朋友看到我年紀輕輕就這樣下去,會毀了自己的。於是就介紹我煉法輪功。我那時也是走投無路,就決定試一試,那是一九九六年。」

「沒想到的是,我一開始煉功,就自然的想不起來賭博了,就這樣我輕鬆戒掉了賭癮,之後又戒掉了吸煙、喝酒,逐步改掉了一切惡習。」

從此,黎先生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變成了一個家人眼中的好人,他說:「眾多兄弟姐妹中,父母由最擔憂我到最放心、最信任我。」

「後來,認識了現在的妻子,她賢淑美麗,六個兒子相繼誕生。如今我們倆也按照真、善、忍的原則教導孩子們,上學的孩子個個學習成績優秀。」

黎先生一家合影。(圖:明慧網)
黎先生的兒子們在一起閱讀《轉法輪》。(圖:明慧網)

黎先生說:「我們兄弟姐妹十一個人,父母最喜歡和我住在一起。所以父親去世後我母親就一直跟我住在一起一直到她去世。我修煉後,除了改邪歸正,引導我的姪子也走入修煉,還有一個讓全家人都感到大法奇妙殊勝的事情,就是我從小生活在戰爭年代的東帝汶,小小年紀就沒有讀書了,不會說中文,也不認識中文字。煉法輪功後,我學念中文《轉法輪》。剛開始有點難度,但很快就會讀,逐漸也會說中文了!」

黎先生表示,自己主外經營著家庭生意,妻子主內打理家中的一切,辛苦自不必說,但心中有法,一家人其樂融融。

已過不惑之年的黎先生最後說:「對我個人以及我身邊的人來說,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如果不是因為法輪功,不可能有現在的我,我也不可能擁有這個幸福快樂的家庭。我真心希望所有人都能夠真正了解一下法輪功,而不是聽信謊言和一面之詞。」

「大法救了我也拯救了我的全家」

來自大陸的程女士二零一四來澳和家人團聚後,本來打算全力支持女兒一家,度過一個幸福的晚年。二零一五年九月份,當時五十三歲的程女士突然感覺身體很不舒服,關節疼痛渾身乏力,她立即去看了住家附近的中醫門診,但吃了兩個月的中藥也未見好轉,於是請墨爾本市中心唐人街一位著名老中醫診治,才得知自己罹患紅斑狼瘡。

「我記得當時自己的感覺就像五雷轟頂,老中醫也很凝重的告訴我,這個病很難治癒。並讓我回家休息不要再上班了,當時真有一種崩潰的感覺。」突然的不幸讓程女士的整個家庭都陷入一個不能正常生活和工作的困境。「我有些絕望但我又不甘心,後來家裡人決定讓我回中國找中醫治療。」她說。

在先生的陪同下,程女士到了北京一家比較有名的專科醫院住院治療。因為該醫院開的中藥不被允許帶回澳洲,她不得不在中國醫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病情雖然得到了控制,但她也花掉了全家的所有積蓄,並且醫生告訴她,不能夠根治、只能控制在目前的狀態。

二零一六底,程女士回到澳洲後,「我又急忙到處搜索有關信息和民間治療方法。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有關法輪功祛病健身、修煉後神奇康復的例子,而且都是真人真事有名有姓,連中國著名的歌唱家關貴敏,前哈佛學者、行醫25年的汪志遠醫生,都在修煉法輪功後很快擺脫了醫院治不了的頑疾。」她說。

受到啟發和激勵的程女士,就這樣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底走進了法輪功的修煉。

「經過不到兩個月的修煉,我的身體出現了奇蹟,臉上的紅腫和裂皮消退了,身體明顯感覺到有力氣了。而且甚麼東西也都可以吃了,在家裡完全可以帶外孫做飯乾家務,從早忙到晚也不感覺累。自修煉法輪功後,我以前一到花粉季節就犯的嚴重哮喘也不治而癒了。我以前哮喘發作時,呼吸就像雞打鳴一樣喘不上來氣,很痛苦。」

「就這樣,我再也沒花一分錢,所有的病痛就奇蹟般的全好了──完全康復,是一個健康人了!我又開始上班工作了。」「我的全家都無比喜悅和感激,都說法輪功太好了太神奇了!法輪功救了我也拯救了我的全家!」

作為修煉三年的新學員,程女士說:「修煉法輪功後我才明白,應該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做事。以前我和家人吵架不當回事,修煉法輪功後我改變了自己。無論在家裡或上班的時候,我都能盡職盡責不抱怨不計較,有問題首先看自己哪兒做的不好。有時同事對我不友善,我只是一笑了之,過後仍然善待他們。同事對我評價都很好。」

程女士最後說:「以前在中國時,我也聽說過法輪功。面對中共對百姓的謊言欺騙和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我沒有認真的去思考,錯過了很多機緣。自從親身走入大法修煉,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同時大法能淨化人的思想和行為,能夠真正使社會人心向善道德昇華,我也才真正明白了中共的邪惡。希望華人朋友們多多了解真相,不要被邪黨的謊言矇蔽。大法修煉,才是人間正道。」

(轉自明慧網,原標題:修煉大法 開啟新的人生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