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兒子亨特的合夥人波布林斯基,22號召開緊急記者會,在無法忍受自己被扯進拜登家族醜聞下,他站出來實錘了拜登。記者會歷時7分鐘,已全文翻譯

#電郵門 #拜登 #亨特拜登 #拜登家族 #醜聞 #葉簡明 #中國華信 #亨特合夥人 #波布林斯基 #Bobulinski #Biden #華鷹控股 #电子邮件门 #丑闻 #叶简明 #中国华信 #华鹰控股

拜登電郵門醜聞持續發酵,美東時間22號傍晚7點,拜登兒子和中國華信葉簡明合資設立的華鷹控股公司,的執行長,也是拜登兒子亨特的合夥人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召開了緊急記者會。

波布林斯基面對記者團,宣讀了一份聲明, 前後歷時7分多鐘。他公開對媒體表示,他之所以要站出來證實拜登家族的腐敗醜聞,是他無法忍受自己被牽扯進去。他說自己是一個愛國者,也是一個退伍軍人,為了保護家族名聲,和自己的商業聲譽,他必須把真實的事實講出來。

以下是波布林斯基記者會的全部內容:

晚上好!

我叫托尼·波布林斯基。我曾是美國海軍的一名中尉,擁有最高級別的安全許可。我的父親和祖父,都曾在我們國家的軍隊中服役幾十年。
離開海軍後,我一直在國內外參與各種成功的生意。

我發表聲明是為了澄清拜登家族,即副總統拜登的兄弟吉姆·拜登和他的兒子亨特·拜登參與跟中國人交易的事實。

我聽喬·拜登說,他從未與亨特討論過生意。這不是真的。我有這方面的第一手資料,因為我與拜登家族直接打過交道,包括喬·拜登。

我還聽到拜登副總統週二說,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羅恩·約翰遜參議員應該感到羞愧,因為他暗示拜登家族尋求利用自身的名義牟利。

好吧,這是我所知道的事實,我所說的一切都有電子郵件,WhatsApp聊天記錄,協議,文件和其他證據的佐證,美國人民可以自己判斷。

我帶來了,我想,為了留下記錄,我帶來了三部手機,時間跨度從2015年到2018年。這些手機除了我自己之外,從來沒有被其他人持有過。

上週日,有人告訴我(此人也參與了這件事),如果我公布這些信息,就會葬送我們所有人,包括比拜登家族。

我不想葬送任何人。我從來都不是政治家,我為數不多的捐款都給了民主黨。

但我是一個愛國者,也是一個退伍軍人,為了保護我的家族名聲,和我的商業聲譽,我必須把真實的事實講出來。

2015年下半年,我認識多年的詹姆斯·吉利爾(James Gilliar)找到我,希望我加入他的交易,他說這筆交易將涉及中國國有企業華信能源(CEFC),以及他所說的美國最著名的家族之一。

吉利爾、亨特·拜登,以及與拜登家族合作的羅伯·沃克先後告訴我,拜登家族願意與華信能源組建一個新的實體,該實體將在美國和世界各地投資基礎設施、房地產和技術。而這個實體最初將以1000萬美元為資本,然後發展到數十億美元的投資資本。

經過幾個月的討論。我同意吉利爾和亨特·拜登的要求,出任此實體的CEO,此實體取名為Sino-Hawk(華鷹),Sino代表中方,Hawk代表亨特·拜登的兄弟博·拜登最喜歡的動物。

在2017年2月至5月期間,我們交換了大量關於華鷹及其潛在業務的電子郵件、文件和WhatsApp信息。

2017年5月2日,在喬·拜登要出席米爾肯(Milken)會議的前一天晚上,我被吉姆·拜登和亨特·拜登介紹給了喬·拜登。

當晚喬·拜登的約一個小時的會面中,我們討論了拜登家族的歷史,拜登家族與中國人的商業計劃,他顯然對這個計劃很熟悉,至少是熟悉程度相當高。

那次會面後,我與亨特、沃克、吉利爾、吉姆-拜登,就Sino-Hawk公司的股權分配問題進行了多次溝通。

2017年5月13日,我收到一封關於股權分配的郵件,郵件中說,「H為大佬」持有10%的股權。

在那封郵件中,毫無疑問,「H」代表亨特,「大人物」代表他的父親喬·拜登,「吉姆」代表吉姆·拜登。

事實上,亨特經常在許多場合稱父親為「大人物」,或「我的董事長」。

有人向我明確表示,喬·拜登的參與不能以書面形式提及,只能在面對面時提及。

事實上,吉利爾和沃克告訴我,亨特和吉姆·拜登對喬·拜登的參與要保密這件事相當偏執。

關於華信能源向Sino-Hawk提供的資金,我也與亨特發生了分歧。

亨特希望這些資金中的500萬能歸自己和家人所有,所以他希望將資金直接匯入與他有關聯的實體。

我反對這種安排,因為這違反了我們關於Sino-Hawk公司的書面協議。

他說,華信能源真正投資的是拜登家族,他指的是他的父親,他的「董事長」,所以他掌握著王牌,是他把屬於他家族的資產押了出來,(才能拿到這麼多資金的)。

他還在2017年5月17日對我說,華信能源希望成為「我的合作夥伴」,與拜登家族合作。

在這些談判中,我向亨特等人反覆強調,Sino-Hawk不能成為亨特的私人存錢罐,並要求公司進行治理,資本分配的程序要正當化。亨特對我非常不滿。

華信能源一直到2017年7月都在向我保證,資金會轉到Sino-Hawk公司,但一直沒有轉到我們公司。

但我卻從約翰遜參議員9月份的報告中發現,這500萬美元在2017年8月發給與亨特有關聯的公司了。

明天,我將與參議院委員會成員就此事進行會談。而我將會向FBI提供含有證據的手機,這些證據能佐證我所說的內容。所以現在我不會接受任何提問。